位置:京山新闻 > 八卦 > 正文 >

爹地我想要你,双腿间的那个玩具直接掉了下来

2020年05月23日 02:55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宽松的吊带睡裙套在身上,精美的锁骨,白皙的香肩,以及胸前大片的雪白全都暴露在外,更重要的是洗完澡后她没有穿里衣,透过薄薄的丝绸,我隐约能看到她那片雪白的轮廓。

我不敢站起来,因为坐着才能掩饰我身体的反应,我的计划还没有完全实施,现在还不能暴露出来我的渴望。

弟妹走到柜子那里,因为柜子很低,所以弟妹需要弯着腰在抽屉里翻找,屁股撅了起来,睡裙的裙摆随之上滑,里面部位若隐若现。

我目光呆滞,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,真希望此刻能有一阵小风吹来,把弟妹的裙摆掀起来,好让我一睹为快。

我神使鬼差的把那条小裤抓在了手里,放到鼻子下边闻了闻,有一股奇异的味道,非常刺激我的神经,我立刻就坚挺到极致。

我下意识的就把小裤包在了自己那里,快速套弄了几下,强烈的刺激感让我恨不得就地解决一发,但想到一会儿还有更刺激的事情发生,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。

我赶紧把浴巾在腰上一裹,光着上半身就冲出了浴室,直接推开了弟妹卧室的门,一边推门一边佯装紧张的问道:“弟妹,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见我忽然进来,弟妹脸色大变,发出一声惊呼,也顾不上害怕了,急忙跳到床上,然后用被子裹住了自己身体。

因为她的动作太大,在她跳上床之前,双腿间的那个玩具直接掉了下来,落到地板上以后还“嗡嗡”直响。

弟妹的身体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,脸色红的都快滴出血来,说道:“我没事,就是刚才看到了老鼠,吓了我一跳。”

同时,我的眼睛也在地面上扫视,好像是在寻找老鼠一般,然后我的目光就停留在那个嗡嗡震动的玩具上。

弟妹羞涩的都不敢看我,用被子遮挡着下半边脸,说道:“哥,你也不是有意的,这事我不怪你……对了,老鼠在床底下,你能帮我把老鼠抓出去吗?我最害怕老鼠了……”

说完,我就弯下腰往床底下瞅,正好腰间的浴巾有些松动,我一弯腰浴巾直接开了,从我身上脱落下去。

我的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,又是正面对着弟妹,所以浴巾一掉下去,高挺直立的东西完全暴露在弟妹的眼中。

从弟妹看着我的目光中,我能看出来,她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,眼睛都睁大了,一脸震惊的表情,似乎是被我的尺寸给震慑了。

我也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,憨憨一笑说道:“对不起啊,苏柔,哥是个正常的男人,因为你真的太漂亮了,所以哥才没忍住……”

弟妹羞的不好意思抬头,脸色通红的说道:“哥,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好吗?千万不要告诉冬伟。”

“你放心吧,苏柔,这事儿我绝对不会跟冬伟说的!”我义正言辞的说道,然后又疑惑的问她:“苏柔,你和冬伟都这么年轻,有身体需求是正常的,可是……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偷偷用这玩意?”

弟妹羞的都不敢抬头了,用极低的声音喃喃道:“冬伟虽然年轻,可他那里……那里却很小,而且每次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,根本满足不了我,所以我……我才用那个的……”

听着弟妹这么羞涩的解释,我更加激动了,故意装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,叹着气感叹道:“唉,我还以为你和冬伟在一起很幸福呢,原来你和我一样,都是表面上很幸福,实际上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了。”

我故意显的有些不好意思,愣了一两秒钟,然后叹了口气说道:“也罢,苏柔,你也不是外人,既然今天咱俩已经赤诚相见了,那哥就跟你倾诉一下心里的苦。”

我一边说话,一边用炙热的目光观察弟妹,发现她对我说的话产生了好奇心,我心中无比激动,看来可以继续用语言诱惑她。

我叹了口气,故意露出一脸忧伤的表情,说道:“所以说咱俩是同病相怜,我跟你一样也只能自己解决,你用那个东西,我用手……”

听我这样一说,弟妹惊讶不已,长大嘴巴老半天,才诧异的问道:“哥,你跟嫂子结婚这么多年,每次都是自己用手解决吗?”

我故意做出苦笑的样子,说道:“现在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了吧?我这个人需求还是很旺盛的,几乎是每天都要来一次,有时候一次不过瘾得来两次,你嫂子不愿意,我只能自己偷偷用手解决。”

弟妹对我的话产生了共鸣,表情也变的忧伤起来,轻叹道:“嗯,哥,听你这么一说,咱俩还真是同病相怜。”

我的话说到了弟妹的心坎里,她渐渐的也没有那么害羞了,被子裹的也没有那么严实了,白皙的脖子渐渐的露了出来,精美的锁骨若隐若现。

我见她放松了警惕,便在床上坐了下来,跟她拉近距离,轻声说道:“苏柔,你今年才刚21岁,往后的日子还长,我表弟又是这个样子,你就打算一辈子在他身边守活寡吗?”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弟妹一脸忧伤之色,感叹着说道:“说实话,我对冬伟没什么感情,之所以跟他订婚,是因为我爸爸得了疾病急需一笔昂贵的医药费,恰好冬伟的家里可以给……”

我忍不住问她:“虽然冬伟帮了你,可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能给你幸福,你天天自己用这个解决,不觉得自己亏吗?”

弟妹叹了口气,似乎眼眶中还有些苦涩的泪光,说道:“那也没办法,虽然冬伟不能给我幸福,但我也不可能出去找男人乱搞,我怕染上病……”

我听出弟妹已经对我敞开了心扉,对我说出了心里话,而且我也听出来她并不是不可能出轨,只是担心染上病。

“苏柔,听哥一句,就算冬伟不能让你满足,那你也不能一直用这个东西啊,这东西是化学材料做的,用多了伤身体。”我轻声的劝说道。

“道理是对的,可是……”弟妹又变的有些羞涩,小声的说道:“有时候需求来了,我……我也忍不住……”

我心中暗爽,她不想出去找男人,现在我说了这个化学材料伤身体,她也觉得有道理,那么我感觉是时候趁胜追击,进一步跟她拉近关系了。

“苏柔,其实我有一个好办法,既能让你得到满足,又不会被化学材料伤身体,还不会染上病。”我试探着说道。

我认真的说道:“苏柔你看,刚才你也说了咱俩是同病相怜,都是自己解决心里也苦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咱俩就一起抱团取暖,彼此安慰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一边说着话,我一边轻轻的把手伸进了被子里,我摸到她此刻正盘腿坐在床上,我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,那种细腻而光滑的手感,让我更加血脉喷张。爹地我想要你

弟妹没有反应过来,被我抚摸着,她的呼吸忽然加重,甚至脸上还微微露出一丝享受之色,我一看她动情了,便大胆的把手向大腿深处的温暖探去……

弟妹猛的惊醒,一脸惊慌的往后躲闪,怯生生的说道:“哥,不行,我们的关系……要是被冬伟知道了,他会打死我的……”

我安慰的一笑,说道:“放心吧,苏柔,这种事情怎么会让冬伟知道呢,只要咱俩都保守秘密,冬伟是不可能知道的,就像你自己用那个东西,冬伟不是也被你瞒的很好吗?”

弟妹似乎被我说动了,脸上的警惕渐渐的松懈下来,但还是有些不太放心,说道:“哥,可你是表哥,我是你弟妹,我们的关系……不应该这样的……”

我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吗,你对我表弟根本没有什么感情,那你还在乎我们的关系吗?”

弟妹没说话,我知道她已经被我说动了,于是我赶紧趁热打铁,身体向她靠拢过去,同时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拿掉。

弟妹脸色再次通红,正要用手捂脸,我直接抓住了她的手,然后把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腿上,让她抓住了我那里,继续说道:“你难道不想试试用它是什么感觉吗?”

我抓着她的手,不让她收回去,同时我也向她靠近,一看时机成熟,我直接把她拥入怀中,把嘴凑向她的耳垂,喷洒着热气说道:“苏柔,其实你昨天和冬伟在沙发上弄,我都看到了……”

我双手把她拥入怀中,亲吻着她的脸颊,说道:“苏柔,今天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,而且也摸过了,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秘密了,都已经到了这一步,我们又都有需求,那就不要再委屈

本文地址:http://jszhy.cn/bagua/18879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