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京山新闻 > 八卦 > 正文 >

真实的眈美高H刮伦中篇乱人伦,男催乳师打开我双腿

2020年06月28日 12:28来源:未知手机版

蒋志超这时笑道:“等范哥忙完这阵子之后,让他直接带你去就OK了,我这老头子就不去凑热闹了!”

蒋志超继续说道:“咱们在道上混的,讲究的就是义字当先,这位范兄弟救了我一命,我蒋志超认他做老大,应该是合情合理的吧?所以各位记住了,如果别人问你们的老大是谁?你们可以说我超叔。如果别人问超叔的老大是谁,你们可以告诉他,就是这位范哥!”

蒋志超的话说的确实有点夸张,当时范建明只带了一架直升飞机,两辆坦克,皮卡倒有六七十辆,上面架着重机枪,满满的都是雇佣兵和部落武装。

“那也挺好的!刚听超叔说你在外国的情景,真是酷毙了,有机会真想跟超叔一块儿,到S国去看看你!”

“什么叫劳务输出呀?”陈玲玲不是不知道,只是想趁机多跟范建明聊几句,以便让他加深对自己的印象。

范建明瞟了陈玲玲一眼,加深了对她的印象,只是觉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跟蒋志超在一起实在是可惜了。

看到他们的车子离开之后,李丽敏碰了一下王伟的胳膊:“怎么回事呀?刚刚你被打的那么重,为什么不上医院?”

尤其是李丽敏的意思,范建明好像为了她,可以要了楚昭南的命,好像是她的护花使者似的,而且还显得特别受用,即便是再好的朋友,王伟的心里也免不了醋意翻涌。

王伟苦苦一笑: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?超叔刚刚说了,因为那个楚老板动手打了你,所以让他多赔了三十万,我这要是到医院去,范建明肯定会把那三十万给我们的。”

这时蒋志超的车停在了范建明的身边,蒋志超喊了一句:“兄弟,你是在朋友这里待着,还是要到其他地方去呀?”

王伟身上确实有伤,但却强忍着剧痛,一边说着“没事”,?一边又问了一句:“刚才超叔说的是真的?”

楚昭南看到肩膀被接好之后,先是说了声“谢谢”,?立即从口袋掏出手机范建明:“范……哥,你的账号是——”

毕竟旁边有那么多人,范建明也不想再跟王伟纠缠不清,立即把自己的账号报给了楚昭南,楚昭南马上把钱汇到了他的账上。

站在一边的李丽敏没吭声,但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范建明看,她的心里,还一直脑补着刚刚蒋志超说的场景,一时没回过神来。

只是刚才范建明出手的速度太快,豹子虽然不说没有把范建明放在眼里,但不服却是事实,而且还在心里嘀咕着:在国外再厉害又怎么样?是骡子是马,以后迁出来溜达溜达就知道了。

蒋志超这时又对豹子说了一句:“看见没有?范哥不仅仅势力大,而且功夫了得,有空的时候多跟范哥学学。”

蒋志超居然有这么大的名气,为什么不让他一块过去吓唬吓唬对方,只要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,又何必非要出手伤人呢?

“不就是这个理吗?所以我才不愿意跟他一块去,他被人欺负了一辈子,现在有了这五十万,所以扬眉吐气了!”

“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清楚了,钱对于范哥来说就是个屁,他要的是尊严和面子。看在你跟豹子多年朋友的份上,我替范哥做回主,你现在付他五十万,这事就翻过去了。”

而且王伟明白,李丽敏可不是因为范建明有了钱,才改变了对范建明的态度,而是特别欣赏他那种男子汉的气质。

依然躺在地上的楚昭南闻言,再次吓尿了,浑身打着哆嗦:完了,完了,这特么简直就是放屁砸着后脚跟,我怎么会惹上这么个活阎王?

楚昭南忍着剧痛坐在地上,一只手依然扶着自己的胳膊,可怜兮兮地先瞟了豹子一眼,然后才对蒋志超说道:“不敢,不敢,我跟豹子可是多年的好朋友。”

其他的混混闻言,个个心有余悸,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,庆幸刚刚豹子没有下令,真要一哄而上的话,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

想到这里,他只好与王伟和李丽敏夫妇道别,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,对蒋志超说道:“超哥,还有一点小事,你能不能帮下忙?”

王伟感叹道:“还真没看出来,你现在变得这么有量?毕竟你是救了他一命,他今天算是给足了你面子,以后在江城绝对没人敢惹你。”

“不了,不了,”王伟用另一只手推开范建明的手:“听说你父亲也在医院里住着?要不你跟他车一块走吧,我这里真的没事。”

看到在场的人都被震住了,范建明反倒觉得蒋志超说的有点过,把他捧得太高,自嘲地笑了笑,正准备制止蒋志超接着说下去。

而且是人都喜欢意霪,总觉得自己如果生逢乱世,一定也能指挥千军万马,却从来不会去想,也许自己就是战场上被射杀的第一个倒霉蛋。

本来他不想借助蒋志超之手,可转而又想,自己已经把刘云坤的肋骨踢断,这会儿他一定把昨天的那些兄弟们都叫来了,一言不合双方开打,保不齐下手一重,不说是弄出人命,再弄残两个也不太好办。

王伟一听怔在当场:巨汗!这个超叔早上没喝多吧?他是不是刚看完《终结者》,把范建明当成了施瓦辛格?

他倒不是怀疑蒋志超在撒谎,而是觉得范建明就那样,尤其是穿着王伟那套几乎小了一号的衣服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陈玲玲就是蒋志超众多晴人中的一个,暗地里总是跟豹子眉来眼去,蒋志超不仅视而不见,还经常为他们提供暗送秋波的方便。

范建明本不想搭理她,可又觉得那样没有礼貌,只好微微地回头笑了一下,解释道:“我不是留学,是劳务输出。”

“我知道,否则豹子也不会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替你出头。我看你跟我的年纪差不多,已经四五十岁的人了,应该也懂得一些道上的规矩。所谓冤有头,债有主,如果你吃了范哥的亏,今天让豹子带人来跟范哥火并,谁死谁伤我都不说话,可你也算是个爷们,动手打女人算什么?”

坐在后排座上的陈玲玲,透过内视镜看着范建明,赞叹了一句:“范哥说话挺有点文艺范儿的,不愧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。”

不过话说回来,那个场面确实波澜壮阔,尤其是对于身在异乡为异客的蒋志超来说,范建明能够为了营救他,动用那么多大的力量,想想都感激涕零,也难怪不惜有刚才众目睽睽之下的那一跪了。

范建明轻轻往外一拽,突然朝里一顶,只听“嗒”地一声,楚昭南发出“啊”的一声惨叫之后,肩关节给接上了。

“他是当着自己兄弟的面,帮我吹牛而已。”范建明笑道:“当初他被人骗到S国去了之后,正巧被我撞见,听说他是江城的人,所以对他产生了好感,正所谓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。后来听说那个军阀要处死他,我就带着一群工地上的打工仔,拿着铁锹钢筋什么的劫了法场,没他说的那么玄乎。”

“好了,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今天这事,你的这位朋友确实做得有点过。”蒋志超拍了一下豹子的肩膀:“晚上抽空我们坐一会儿,让玲玲陪你好好喝一杯。”

说完,蒋志超回到车里,摁了一下喇叭,倒好车后,在陈玲玲的脸蛋上掐了一把,然后开着车,朝范建明、王伟和李丽敏他们驶了过去。

范建明坐上车之后,才把与刘云坤约架的事告诉了蒋志超,最后说道:“超哥,本来对付几个小混混不在话下

蒋志超接着说道:“所以我要告诉兄弟们,我跟着过来,并不是怕他吃亏,而是怕我们江城,会出现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幕惨绝人寰的景象,而且死伤的人,一定是我们的兄弟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jszhy.cn/bagua/19111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