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京山新闻 > 八卦 > 正文 >

跟两个男人同时做真爽,做小姐的经历

2020年06月28日 12:29来源:未知手机版

这套别墅他可是下大本钱买的,刚刚装修好,连一天都没住过,现在拿来送人,心里肉疼的不要不要的。

陈飞宇径直打开车门下去,刚走出几步,谢星轩突然咬牙追下来,喊道:“打赌的条件,你还没告诉我呢。”

“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了陈先生,还请陈先生赎罪,我这里正好有一套海湾别墅,价值三千多万,就当是赔罪品送给陈先生,还请陈先生看在不知者不罪的份上,原谅我这一次。”

蒋天虎脸色微变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,放在钥匙上面,恭敬地道:“陈先生,这里面有五百万,还请笑纳。”

黑衣男子冷冷地道:“你只不过是下层阶级的蝼蚁,自然不可能认识我,我来自省城赵家,对于你来说,是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。”

谢安翔等人松了口气,虽然陈飞宇的棋力比想象中还要厉害,但是在围棋九段的高手面前,还是稍逊下风,看来,这一局星辰赢定了。

谢星轩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,耳垂更是她私密的地方,被陈飞宇热气一吹,只觉浑身酥软,要不是被陈飞宇抱着,差点就站立不稳。

“不,在布局阶段你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突然,谢安翔沉吟道,仿佛看到谢星辰兄妹震惊的目光,谢安翔继续道:“从一开始,他就有必胜的把握,所以才会诱导星轩打赌,从而欠下他一个条件,达到利益的最大化。

如今明济市流通的中药材,超过一多半都是许家控制,所以,如果陈先生需要上好的药材,只能去许家讨要了。”

仿佛是看出陈飞宇的疑惑,谢星轩自豪地解释道:“我哥酷爱围棋,十一岁的时候便拜华夏唯一棋圣聂广平为师,在整个围棋界都被称为天才,你说我哥围棋厉害不厉害?”

谢星轩得意地笑道:“陈飞宇,我哥可是很厉害的,需不需要让你三子?别到时候输的太难看,说我们谢家欺负人。”

没错,这人正是蒋天虎,他走过来,恭恭敬敬站在谢勇国的身后,尴尬的笑道:“陈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陈飞宇并没有亲吻她,而是伸手抱住了她,在她耳边吹口气,略带调笑道:“等我想好了,我会告诉你的,你现在乖乖在车里等我,不要出来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谢星轩也觉得自己想多了,哥哥可是围棋九段的顶尖高手,就算陈飞宇再厉害,也绝对不会是哥哥的对手,完全没必要担心。

谢安翔、谢勇国、谢星轩三人震惊不已,华夏唯一棋圣的弟子,围棋九段的谢星辰,竟然会输给陈飞宇,如果不是亲眼所言,说出去谁会相信?

中盘阶段,谢星辰稍胜一筹,黑棋占据了不少优势,大龙已经快要成型了,而陈飞宇的白棋,貌似还在挣扎。

谢星辰苦笑道:“妹子,你就别埋汰我了,布局和中盘阶段,我和他尚有一拼之力,但是在收官阶段,真的是差了太多,这么说吧,以后再对上陈飞宇,我顶多有三成胜算。”

说实话,陈飞宇已经心动了,他现在还没有自己的房子,一直住在唐美莲家里,这栋别墅正是自己目前所需要的。

谢星轩更是直接傻眼了,想不到在最擅长的围棋领域,大哥竟会输给陈飞宇,这岂不是说,自己要答应陈飞宇任意一个条件?如果他对自己……

陈飞宇觉得差不多了,这才喜笑颜开,把钥匙和银行卡收下,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客气,那我就勉强收下好了。”

堪堪已至收官阶段,陈飞宇顿时眼神一凛,原先大开大合的棋风忽变,于细微之处,和黑棋激烈厮杀起来,而黑棋竟然节节败退。

“华夏唯一棋圣的徒弟?围棋九段?有意思了。”陈飞宇心里提起了一些兴趣,也想看看自己的九品入神境界和现在的围棋九段比起来,到底孰高孰低。

最后,当陈飞宇的白棋彻底斩断大龙后,谢星辰嘴角泛起苦涩之意,说道:“我输了,你很强,在你身上仿佛看到了我恩师的影子,我甘拜下风。”

,所以你必死无疑,记住,我叫赵天来,也叫赵无伤。”赵天来缓缓说道,身上散发出的杀意愈加浓郁。

之前在谢星轩车里的时候,他就发现被人跟踪了,而且那人散发着很强的杀意,所以陈飞宇才故意下车找到偏僻的地方,为的就是引蛇出洞。

他也想看看,自己的医术和所谓的中医世家比起来,到底孰高孰低,更别说,许家手里还掌握着上好的药材,这是目前陈飞宇所急需的。

“赵天来比我高出一个等级,就算我上去拖住他,给陈飞宇创造逃跑的机会,估计也只是白白送命,这下该怎么办才好?”苏宛白内心充满了纠结,甚至,眼中还有绝望之色。

陈飞宇转过身,看着被青白色旗袍勾勒出玲珑娇躯的谢星轩,嘴角突然出现一丝坏笑,向她走过去,很快,就来到谢星轩的跟前,鼻端都能闻到淡雅的香气。

谢勇国笑道:“下星期,会举行一场拍卖会,到时候许家也会拿出几味稀有药材出来拍卖,陈先生有兴趣的话,可以一起去看看,说不定会有收获。”

“好,到时候我让韩木青去接你。另外,还有一件事情,说起来也是我不对在先。”谢勇国尴尬地说道。

“出来吧。”谢勇国拍下手,很快,从花园的彼端,闪出一个中年男子,穿着红色的唐装,手指上还戴着一个玉扳指,恭敬而歉意走了过来。

一路上,谢星轩都在想着打赌的事情,害怕陈飞宇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,搞得心绪不宁,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瞪陈飞宇一眼。

无论棋局内外,各种情况变化尽皆了然于胸,并因势利导,这才是真正的布局啊,简直就是神而明之的境界,以后,对于陈飞宇,我们谢家必须全力结交。”

谢星轩紧张地闭上双眼,仿佛视死如归,只是红透的脸颊,以及微微颤抖的眼睑,都显示出她内心的羞涩与紧张。

黑衣男子继续道:“赵大少派我来暗中调查谢星轩,因为谢星轩已经被赵大少看中了,而赵大少有洁癖,不喜欢让别人碰他的女人,既然你抱过谢星轩,那你就必须死!”

突然,陈飞宇讶然,发现其中少了几样稀有的药材,虽然炼制固精丸没问题,但是想要炼制出自己需要的“玄阳丹”,则是希望不大。

谢勇国笑道:“陈先生有所不知,天虎是我们谢家的人,生意场上有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,我就会让天虎以他的方法去处理,也立过不少功劳。

谢勇国自傲地道:“跟我们谢家相比,许家自然是远远不如的,只是,许家情况有些特殊,地位比较超然。”

他已经彻底收起先前的轻视之心,由衷地道:“你真的很厉害,我甘拜下风,或许,整个华夏,只有我师父才能稳赢你了。”

蒋天虎瞬间一个激灵,这位明济市的一方大佬,连忙解释道:“陈先生,误会,误会啊,这都是李同伟在背后搞鬼……”

然而更得知陈飞宇医武双修,就连谢安翔老爷子的绝症,都是陈飞宇治好的,甚至谢家正在全力交好,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,心中一阵后怕。

谢安翔眼珠一转,突然笑道:“我这上年纪了,脑袋不能跟你们年轻人比,我看不如这样,你跟星辰手谈一局如何?”

先不说陈飞宇年纪轻轻就医术通玄,单单就是“通幽期”的高手,就已经是难得的人才,不管花多少钱笼络都是值得的。

布局阶段,两人几乎平分秋色,谢星辰心里暗暗惊讶,谢安翔也是大跌眼镜,内心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。

谢勇国解释道:“许家祖上曾是宫廷御医,发展到如今,已经成为真正的中医世家,家族内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神医坐镇,不少大家族都曾受过许家的恩惠,所以在明济市地位很超然。

紧张羞涩之下,她下意识就想逃回车内,但是转念一想,本来就答应输给陈飞宇一个条件,如果是亲一下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陈飞宇神秘地笑道:“看来你觉得我输定了,这样吧,不如咱俩来打个赌,我不需要他让三子,如果我输了,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,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,当然,如果我赢了,你就要答应我任意一个条件,如何?”

“李同伟?”陈飞宇恍然大悟,突然想起来,这不就是追求大老婆,被自己海扁了一顿的富二代吗?想不到他竟然敢在背后搞鬼。

但是此刻,她一颗心沉入谷底,因为她已经认出来了,那名黑衣男子是赵家的高手赵天来,相传已经到了“通幽初期”境界,曾靠着手中短剑,单挑过十个特种兵小队胜而无伤,从此名声大振,被称为“赵无伤”。

陈飞宇笑而不语,当世唯一的棋圣?或许能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威胁,但要稳说赢自己,那也只是痴心妄想。

谢勇国尴尬地道:“看来陈先生也发现了,不是我们谢家不用心,只是那几味药材太过稀有了,市面上根本没有,整个明济市,估计只有许家才有了。”

谢星轩震惊了,原先她以为,就算大哥输给陈飞宇,两人的棋力也应该差不多,现在才知道,陈飞宇竟然这么厉害,连大哥都只有三成的胜算,那岂不是说,在当今华夏,除了棋圣亲自出马,陈飞宇已经无敌?

昨天他冒犯了陈先生,我已经把他臭骂了一顿,还请陈先生看在我们谢家的面子上,原谅他这一次,天虎,还不赶紧道歉!”

还不等陈飞宇说话,谢星辰已经摇头说道:“不可以,我的性格一向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不管对手是谁,都会用尽全力。”

她一直以为,除了几位顶尖的围棋圣手外,大哥已经罕有对手,现在却输给名不见经传的陈飞宇,其中肯定有猫腻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jszhy.cn/bagua/19111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