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京山新闻 > 八卦 > 正文 >

百斛前后夹击啊,啊再深点校花,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

2020年07月29日 17:33来源:未知手机版

二十四自打有了记忆便常梦见一个叫白泽的人,他的所有梦境都与白泽有关,只是没有今天梦见的多,那个梦里的小白泽,那个小小的胖子,恍惚间跟躺在床上的小人重合在一处。

玉儿一直讨厌夜珣,如今他死了,他没有感到轻松,他感到的只是恐惧,他预感到,夜珣死了,白泽也不会独活。

二十四哭醒了,眼角尚有泪滴,他卧在百越的身旁,头下的枕头湿了一片,他轻轻的抬头看了看百越,他的眼下也是一片湿。

百斛看着那画像,良久才道:“今日的事你也看了,如今我这么做也是万不得已,我若不把他们赶下山,以后还指不定又有谁跳出来说三道四。孩子们做的事,自然就是我的事,我养着他们也是想你快些回来,这事容不得质疑。若是他们直接找上小虎几个挑战,我自然得看着,可是他们竟联合了外人,这是我不能忍的。

他等的不耐烦了,将这部分记忆抽离出来,放了点精血在上面,他恨恨的想,既然他不回来,那他就忘了他。

他不是不愿是不舍得他走,他不知道五千年他要怎么过,他舍不得,他流泪了,以至于哭醒:“我不是不愿意,你说的我都愿意,你不要离开,不要不要我……”

出生的时候那记忆全被封闭,在他有了灵智以后才一点点的记起来。他修炼的非常快,可是他就是不想在万骷山上呆着,他在山上呆着压抑。他游荡人间,他期望找到那个叫白泽的人,可是他在人间游荡了许多年,他没能找到,后来他又回了万骷山。

画面转,他已经是个半大小子了,很没正行的靠着根柱子叼着根草茎跟一个长相俊美的人说话:“白泽,那个叫夜珣的小子有什么好?”

画面继续转,夜珣堕入了魔道,带兵征伐天界,所向披靡,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有好几个天神陨落,九重天上乱成了一锅粥,后来白泽自动请命。

“好,我的好玉儿,你最好了。”他摊开手,手里有一只小瓶子,他道“这是那四个的魂魄,你去找四只怀孕的野兽过来,你知道是什么对吧。”

二十四敛目,低低的看着他,这个人是真的回来了吗?过了许久,他掖好了被角又发了会儿呆,这才端着碗要走,就听床上的小人嘤咛一声:“……玉儿。”

他梦见自己是只小狐狸,刚刚化出人形,走路还跌跌撞撞的,跟在一个小胖孩的身后。他威风凛凛的挺着小肚子叉腰说道:“白泽,我要娶你为妻。”

“玉儿,你替我守着这些将士的尸体,等我回来好不好?”半天不见玉儿回答,他低声笑笑“也是,你还那么年青,让你枯守着这些死人真是难为你了,也罢,我让那四只守着好了。”

二十四知道,他是玉儿对白泽的记忆,那记忆带着玉儿的精血在万骷山上飘荡了许多年,后来阴错阳差的入了一头怀孕的白狐体内,他就被生了出来。

二十四鬼使神差的化出原形,跳上了床,趴在了百越跟前,百越的小手立刻在被子里伸了出来,搭在他身上,小嘴吧嗒着:“玉儿,你们天狐一族就剩你自己了,要是,要是你再跟着我,那就绝种了。”

被百斛强按着在立誓碑前起了誓,被管着也不能自由下山了,这让他深以为恨,日子也变的荒唐起来,小妾纳了一个又一个,都放在那看着,一个也没洞房过。

“那些孩子在血夜降生,教好了是万骷山的助力,若不好,也只是给人类添麻烦,与你我是无干的,只是那些血却是你回来的捷径之一,这些事你只管放心,我自有道理。我澜玉教出来的人只会为我所用,不能用的……”他顿了顿,底下的五只紧张的想不能用的怎么办,就听百斛带着笑意的声音冷森森的在头顶上飘了过来:“不能用的还留着做什么?吃闲饭么”

二十四化出人形,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百越,用唇轻轻的触了触他的额头,喃喃自语:“你究竟是不是白泽?”

梦境转,他躺在一个人的怀里,吩咐道;“玉儿,我已将他送入了轮回,以后便再也不相干了,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我欠他的都还了,你高兴了吧!”

玉儿的心忽然不敢跳了,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留在脸上的触感,让他心里悸动,他喜欢白泽,喜欢了很久很久,久到他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。

天狐一族的预感非常准,夜珣死后,白泽竟拼了一身的修为重新为他聚齐魂魄,逆改了天命,又将夜珣的魂魄打入了轮回。

不说这几个大妖的心思,却说百越被二十四带回了他的二十四峰,塞进了香香暖暖的被窝里睡了一觉。正睡的香甜,二十四把他弄醒了,端着个碧玉小碗要喂他吃粥。

二十四愣愣的听着,他从没想过这个会说会笑的人会死,他不能接受,他愣住了。没等到他的回答,白泽苦笑道:“也是,你还那么年青,让你枯守着这些死人真是难为你了,也罢,我让那四只守着好了。”

百越在做梦,各种梦境纷至沓来,他梦见一只银白的狐狸叫玉儿,他是天狐一族最后的一只,那是只死心眼的狐狸,一直跟着他,打也不走骂也不走。

百斛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眼中带着一丝怅然,这四个活宝!这万余年的等待,还好有他们陪着,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也解了不少寂寞。那兔子的来历他始终没能查到,可见她的来历不凡,既然对万骷山无害,他也懒得理会。

百越梦见他将那几个的魂魄并自己的精血打入了怀孕的母虎、一只待产的白蛇和一只野鸡蛋还有一只龟蛋里。

那五只觉得浑身冰凉,他们可不是没用吗?这话是给他们几个听的?是不是琢磨着做些事啦?五只妖光顾想自己的心事,却没看见头上的百斛的嘴角翘了起来。

今日他们能联合外人抗议小虎几个做的决定,明日便能联合外人破了万骷山,觊觎山下重宝。这万骷山是你托付给我的,我自然不能让外人觊觎,所以我惩治了几个,给山上的妖精们看看,我要告诉他们,我的话就是这万骷山上的规矩,违逆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。白泽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霸气?”百斛的脸上忽然带着一抹自得的笑意。

白泽说让他在这等他,他等了五千年,可是白泽依然没有回来。他睡了醒,醒了睡,沧海变桑田,那些昔日的神将变成了森森白骨,可白泽,还是没回来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jszhy.cn/bagua/19287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