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京山新闻 > 科技 > 正文 >

印度失其鹿,独角兽共逐之

2019年01月07日 13:06来源:未知手机版

ck沉珂的照片,狡猾的风水相师目录,男子叫网约车运赃,世科美通,女人天生喜欢什么花,宗明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文/曾翔

来源:Yourseeker(ID:yourseeker2018)

前沿几句话:

18年初,红杉掌门人迈克尔·莫里茨(Michael Moritz)在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发了一篇雄文,Silicon Valleyshould follow China’slead,提醒硅谷公司应该抓紧适应中国脚步。

在他眼里,中国互联网从业者的职业道德远超美国对手,昔日自傲的硅谷人正在被宠坏。

我们暂不过多评价国内这种工作状态本身的好坏,来看一些有趣的结果。

知乎宋一松说,他之前在Uber工作有个感触,Uber执行开发的速度完全跟不上滴滴的脚步。同样的开发速度,Uber可以应付Lyft(以及世界其他地方),但在中国根本不够。

“慢”,成了Uber中国运营方与硅谷总部间的最大矛盾之一。前者根本无法理解,在当时残酷如战场的激烈竞争之下,后者为何还能悠然自得地朝九晚五。

他认为这是大环境的结果。Uber当时在湾区已经算狼性公司,如果再要求加班,很多人可能都会离职,更别说招人了。

大家不愿为了工作牺牲那么多,就这么简单。

但这种因素在全球化面前无足轻重。

几十年前,美国制造业工人生活得也很好,直到中国工人出现。美国工人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为那么少的工资工作,更不会接受自己也拿那么低的工资。自然地,那些工作机会流向中国。

宋一松的结论是:照目前局面来看,硅谷可能会重蹈覆辙。唯一的变量在于中国互联网一方,到底何时会真正具备全球化的决心与能力。

2018刚过,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事实,至少放眼印度战场,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拔得头筹。

1

16、17年开始,五环外的生意不断被提及,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正视和深耕下沉市场。与此同时,迅速“由蓝转红”的趋势让不少人意识到,天花板触手可及。

于是,中国App工厂们暗暗捕捉到一个无比明确的信号:还想要大水漫灌式的增长?去征服印度。

小米、Oppo等手机硬件厂商在印度打了几场大仗早已不是新闻。事实上,国内App工厂也斩获颇丰。

印度科技网站FactorDaily 调研发现,2018年印度排名前100的Android应用中,有44个是中国公司开发的,而前一年只有19个。

单看头部,中国公司已经攻下印度市场的半壁江山。

再把目光集中到超级App身上。据SensorTower统计,印度2018年前10大Android应用中,5个来自中国,而前一年只有2个。

随着印度互联网人口激增,嗅觉敏锐的巨头蜂拥而至。以“信息流”市场为例,试图成为“印度头条”的NewsDog拿了腾讯领投的C轮,而它的对手背后则站着字节、阿里等一票强力外援。

在社交赛道,成立于2015年的本土巨头ShareChat原本一骑绝尘,不巧字节旗下Helo也开始发力。SensorTower数据显示,Helo自推出以来下载量超1300万次;反观ShareChat,2018全年下载量堪堪900万次。

同样,字节的短视频应用TikTok,自2018年6月以来一直跻身印度前5大Android应用之列。用一个数字来印证印度市场对其的重大意义:TikTok印度用户量占全球活跃用户的39%,而美国用户呢,不过10%(当然,ARPU值还有量级差距)。

此外,猎豹移动的LiveMe、欢聚时代的Bigo,也正在卡位流媒体和直播市场,默默薅走印度土地上的可观流量。

对于这几年持续关注出海方向的人来说,中国App“入侵”印度不算新闻。只是它们起来的速度,实在有点匪夷所思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jszhy.cn/keji/105913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