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京山新闻 > 游戏 > 正文 >

育碧不只有“直男游戏”,也看到了女性市场

2020年07月27日 02:36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实际上,从《雷曼》,《孤岛惊魂》、《刺客信条》,到《彩虹六号:围攻》,或者是各种创意层出游戏中,我们能明显看到育碧在游戏领域强烈的探索欲与好奇心。

“育碧在玩家印象里,可能主要出品‘直男游戏’,但其实女性向作品,我们并不是第一次尝试。” 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制作人张昊向我们介绍道。

为了拓展用户群体,育碧做了各种类型的尝试,《Is It Love(恋语集)》便是瞄准女性市场开发的系列。该系列在欧洲发行多年,常年霸榜。

已经取得的市场成功,让育碧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。他们除了继续冲击欧美市场外,也将目光放到了中国女性市场上。

“我们没有过多去考虑传统育碧的游戏受众,因为确实男性会偏多一些,但这个产品面对的用户主要是女性。她们对我们产品的叙事情节、整体质量都津津乐道。”

“而且育碧目前的作品阵容中,有加入中国元素的,但没有完完全全以中国为主要背景的。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有魅力,我们期待为中国用户打造一款有中国特色的娱乐产品。”

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的故事发生在唐代。因为中国叙事互动作品可参考作品比较少,为符合国人口味,团队更多地去研究了国产电视剧,比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在研究过程中,他们自己总结了一个规律。

“我们发现,中国的古装电视剧每隔大概五年、六年会有一个潮流,其中有两个朝代最火,一个是清朝,另外一个是唐朝。上一个轮回是清朝比较热,这个周期差不多快到了,我们觉得下一波可能就是唐朝。”

朝代选择上,制作团队也考虑到了文化输出问题。张昊表示,唐朝相较其他朝代,更容易被大家理解。“比如中国人在海外会被称做唐人,还有各个地方的唐人街,这些都是文化输出的基础。”他们认为唐代背景能更好地契合海外用户对中国的文化认知。

育碧制作《刺客信条:大革命》时,花了两年的时间,对巴黎圣母院进行扫描和测绘,甚至制作了1:1的3D数字模型。这样充满匠心的育碧式还原在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中也有体现。

“我们在项目早期创作阶段,就向专业的文博以及影视剧服饰道具机构进行了咨询。制作过程中不用刻意强调,团队就会去考据还原,这是育碧拿手的,所以玩家打开浏览器查询物品时会看到一模一样的东西。”在打造“唐味”上,育碧做了不少“功课”。

比如在第六章剧情中出现的“犀角酒杯”。在中国古代,珍贵的犀牛角多为国家之间进贡礼物。比如《汉书》中记载的:“南越王赵陀献文帝犀角十。”亦或者是《战国策·楚策》中记载的:“楚王“遣使车百乘,献鸡骇之犀、夜光之璧于秦王。”而在唐、宋、明各代,犀牛角除由外国使节作为礼品赠送帝王外,还流传在民间。或者是人物的服饰还原。作品中杜清漪从罗衫,长裙,披帛到服饰花纹都有相应的考据出处。

类似的还原在作品中有很多,包含“锦衣”、“佳肴”、“美物”、“文学”、“文化”等内容的“图鉴”功能的上线,也将满足玩家对这些精品的收藏欲望。

“你在玩这个故事的过程中接触到的人与物,都有能收集的东西,比如人物的服装、玉佩、挂饰。在作品中你还能看到唐朝的美食,唐朝的建筑等。”张昊介绍道。

创意过程中,《织梦书》团队还在育碧中做了比较领先的尝试:早早让市场部团队介入。“我们会把设计的东西给目标用户看,从中获得一些艺术反馈,确定比较受欢迎的艺术风格和比较受欢迎的角色、内容。所以最终产品里面的东西都有一到两个版本被推翻”。

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讲述的是甘担大任修补有情天的女主,自愿成为织梦者,前往梦空间寻找恋语碎片。不仅陷入成为代嫁新娘的困局,逃跑路上还会遇到埋伏……一路邂逅了气质出尘的三绝医仙、外热内冷的异域勇士、虎视眈眈的东瀛来客、文采无双的江南才子的故事。

这类互动叙事作品出现得比较早,但受众面却没有那么广,张昊觉得这和以前游玩的平台有关。“手机相比于主机和PC平台的话是一个很好的契机,它让很多新的休闲用户,能在移动端上享受一个可以互动,可以改变结局的体验。我相信他在未来一定能很快发展起来。”张昊期望更多轻度用户可以接触互动叙事体验。

而恋语集系列与其它互动叙事作品有着区别。它在结构上面比较单纯,整体上以纯粹的阅读为主,中间穿插着一些可供选择的分支,更强调的是用户的阅读体验,以及故事本身给玩家带来的愉悦感和代入感。

“当然也不是说别的作品做的不好,每个作品都不同,都有各自独特的魅力。之前的很多互动叙事作品中会有不少角色RPG的要素,这类要素在我们的作品中是没有的。我们希望作品能覆盖更广泛的用户群体。只要是读者就能成为我们用户,他不需要一定是一个游戏玩家。”

张昊觉得只要用户享受并喜欢阅读,就能够成为《织梦书》的用户,阅读带来的愉悦感之余,不用再加上整体力度,给游玩负重。

“故事的差异、分支将会给用户带来更多的交互,其中某些挫折和不完美,也能帮助用户代入进去。”团队更多考虑了中国用户的语境,把故事的差异、分支的差异做得更大。张昊认为,当用户能够体验一遍甚至重读作品,尝试做不一样的选择的时候,去看一些不同故事结局时,与玩家“有意思”的互动便开始了。

中国网文行业已经比较成熟,读者除了有长时间的阅读习惯外,还会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和作者互动,比如希望自己对某个角色的看法,能给后续情节发展一些有限的建议等。

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与此有相似,更有差异。如果说网文是让读者通过作者文字,去感受小说中的人物、情感、故事,体验确定的结局,那么《织梦书》就是让玩家“穿越”进网文小说中,扮演主角,经历故事情节,做不同的选择去解锁无限可能的结局,代入感、沉浸感、共鸣感更强。基于中国读者在网文阅读上的高内容消耗速度,育碧也有定制策略。

“在内容消耗上,国内用户的阅读速度都比国外用户快很多。针对这一差异,织梦书这款产品,不管是文本量还是更新速度都比《恋语集》系列其他作品有所提升。”并且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会像连载小说一样,在已经完成作品设定、框架的情况下,去进行剧情篇章同步连载和制作。

张昊表示,连载阶段,团队主要通过用户的反馈,对后续的剧情进行针对性的优化。团队不断从阅读体验出发去打磨产品,为热衷互动叙事玩家带来优质体验,也吸引了不少轻度玩家前来尝试。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在腾讯一零零一App上面,已经有一百多万的人气,评分也在八分以上。与网文的跨界结合还体现在宣发上。

张昊和我们聊到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选择登陆腾讯一零零一App的原因时,用了“缘分”两个字。“作为育碧和腾讯合作的重点项目之一,当时腾讯大力推荐了新的一零零一互动叙事平台,我们也发现一零零一从基因上跟我们产品很吻合,就像在差不多时间想做了类似的事情,就一起搞了。”张昊坦言,登陆一零零一App是看重互动叙事平台所产生的聚合效果。

“通过从一零零一App获得的用户反馈和数据信息,能让我们产品更加贴近国内用户,这些都是我们觉得非常有意义的。”“若是整体成绩不错,我们还会推出单独的客户端,创意团队也有可能做出更多的后续系列产品。”

“我们团队想为热爱的中国文化做一些努力和创作,所以我们去年跟育碧手游总部进行了非常积极的立项。”张昊聊到立项原因时表示。

团队中女性成员比较多,对目标用户感知力比较敏锐,也会有意识地针对用户核心需求去分析、探索、实践、接受反馈再改良。

“我们在项目规划阶段,在用户聚集的平台,通过投放素材广告的形式,测试了美术风格,看用户是否会对特定的设定有偏好或抵触反应。”

“我们就作品时代背景设定也做过这类测试,虽然目前市场上现代的题材也有大热的乙女作品,但我们一直觉得古装题材在国内是有相当大的群众基础的。测试结果也验证了这一方向。”张昊在接受我们采访时,不止一次表示要夸夸自己的团队。

当然这个过程也不是全无挑战。育碧是法国人的公司,制作团队需要去不断与育碧总部沟通,让他们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为什么这样做,这在某种程度上,其实是在沟通中国的文化是什么样子的。而通过这个项目,也让育碧总部很多人对中国文化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。

《恋语集:织梦书》让团队看到了中国文化不受地域限制的魅力。虽然是为中国玩家定制,但恋语集系列在欧美已经有了一定的用户基础,所以团队将织梦书部分内容翻译成了英语和法语,在海外玩家中进行了测试。测试对象不是在欧美的华裔,没有任何文化背景,反应却很好。“他们非常期待《织梦书》今年年底在欧美的面世。也对我们作品的改进发挥了超预期的作用。”

中国文化的魅力让产品跨地域、跨文化有了更高的接受度,让张昊感慨。“其实中国传统文化用比较好的形式包装之后,也能成功的在欧美市场掀起波澜。如何将中国传统文化更好的推向全球,也是团队在后续项目中着力推进的方向。

回顾《织梦书》研发路上的点滴,张昊表示,虽然育碧研究艺术的过程中,可能会有些“犟”,但希望做出的是广大的受众都能够感知的中国文化背景的一种美感。

“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体验这个作品,给我们积极的反馈,其他方面没有特别的限制或者说期待,让用户一定都要说我们好。毕竟这是我们的一个新的尝试,会有不足,通过大家的信息,团队也能知道怎么改进,怎么更好地制作下一个产品。”

采访最后张昊表示,这个项目让育碧总部对中国文化有了更深一层次的了解,对日后的灵感创意与拓宽视野大有裨益,是一种不折不扣的隐形财富。

2020年度17173游戏研发力量调查已经全面展开,我们的调查对象涵盖手游、端游以及主机游戏等。无论你是CP正在寻求合作,或是发行商有优秀的产品等待曝光以及内容合作,都可以与我们联系。期待行业同仁的参与和协助

本文地址:http://jszhy.cn/youxi/19269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